校園Guide

邊一刻發現,來年陌生的是昨日最親的某某?

現在的我,只敢在 facebook 給她一個 like,卻始終不敢 reply。

中學時,我和最好的朋友分到了不同的班別。幾乎每天我都寫信給她,小息時跑到她的課室,連食午飯都約在一起。認識六年,我們無話不說。臨近畢業,她在信中寫:「未來的事誰都不知道,可能將來我們不再是朋友。」那時我十分激動,自信滿滿地用原子筆加粗﹑26 pt 的 font size 回信,信中只有這行字:「不可能,我又沒多少朋友,我們一定可以做一輩子朋友。」但原來人生很長,真的不能說什麼一輩子。我甚至不知道我和她,到底在什麼時候開始疏遠對方。遠到我打開和她的 whatsapp 對話記錄,對上一條在 2017 年 11 月 11 日,她祝我生日快樂,我回覆 thank you + 心心 emoji。

一﹑Gary:

自從他上莊,我們一群舊朋友就幾乎沒看到過他。約他出來他總推說沒有時間,有莊務﹑落 bar聯誼﹑party room reu 等等等等。什麼時候他會在我們的 whatsapp group 上水?就是他要我們幫忙 like facebook page﹑做問卷﹑去 con day 造勢……有事鍾無艷,無事夏迎春。連我們當中有人生日,他也「無暇出席」,也不肯 skype,只郵寄了一份禮物。舊人不比新人,心淡了。

二﹑Johnny:

有異性無人性,完全重色輕友。相識十年的我比不上剛認識一個月的女朋友。我邀請他玩 lol,前一分鐘他說累了不想玩,轉頭就看到他在線,和女朋友一起「遊戲中」。一星期前約好的聚會,一句「女朋友不舒服,要陪她」就消失不見人。我完全明白他有女朋友是何等的「難能可貴」,但也請顧及一下單身 A0 的我。

三﹑Agnes:

我是那位容易令人心淡的朋友。我知道自己錯在哪裏,但改正不了。回覆 whatsapp 回覆得像輪迴一樣慢,中午傳給我的,10 個信息也好,200 多個也好,除非 @ 我,否則我會食完晚飯或非常空閒時才回覆。有時我不知道回什麼,就直接藍 tick。到現在我還有朋友也算上天的恩賜了。但只有自己知道,因為不想再嚐到熱情被忽視時,玻璃心碎一地的滋味,才一直冷漠。裝作毫不在乎,是想在受到傷害前虛張聲勢地築起高牆。

四﹑Haze:

永遠走在我左側的她,變得越來越陌生。她曾經是最了解我的人,可惜一切一去不返。現在我們身在不同大學,有各自的生活,一﹑兩星期才 whatsapp 一次。我常常自我欺瞞,把這歸咎於大家都忙,不願意揭破真相。每次見面都要交代近況,有時話說到一半,她才問我前一句說的 XXX 是誰,我開始有點厭倦。我們能說的話題寥寥無幾。我在地鐵裏談起班上的趣事,她聽了一會,「嗯」了一聲,又埋首於手機。接下來的路程中,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,眼睛卻沒有離開屏幕,因為彼此都感覺到正在蔓延的尷尬。我們之間的隔閡顯而易見,這次不是「你忘記了我的生日」這種不值一提的小事,能對對方不理不睬然後隔兩天和好;我們只能束手無策的看着對方越走越遠,卻沒有人有資格對此表示憤怒。我們身在不同環境,各自有際遇作導遊,價值觀日漸相異。我指責她出席率不夠﹑失去考試資格是不思進取,她卻說大學就是要「玩盡」,是我對成績要求太高,明明是三大卻每天說自己是廢材,彷彿在諷刺她。每當提到深層次﹑涉及個人看法的議題,我們總會不歡而散。最後我們只能說說無關痛癢的膚淺話題,把心事分給另一位朋友。你不再是我所認識的你,而我也悄然變了模樣。一直想說「謝謝你」,但說出口就意味告別。有時我喝了半罐啤酒後,會懷念起,曾經的我們。謝謝你。

Advertisements